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请登陆][免费注册]
搜 索

闲话芯情
小年随想
                   0
出自:安琪拉

晋民谣:“ 二十三 ,打发老爷上了天;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蒸团子;二十六,炖猪肉;二十七,擦锡器;二十八,沤邋遢;二十九,洗脚手;三十日,门神、对联一齐贴”。小时候最烦这时候,因为大人忙着擦擦洗洗大扫除,也会不断支使我们打下手,比如说老妈总指挥我去擦拭家里老式的八仙桌和椅子,要用“绣花”功夫去彻底清除那些镂空花纹里的灰尘,着实是既难又苦。——现在回想起来,倒成了乐事一桩。

小年过了奔大年,“掸尘”以后的重头戏就是每年一次、中国人最重视的年夜饭。然而欢宴之前,必经历些痛苦,比如说剥皮蛋(松花蛋)。外壳裹着厚重的黄泥,令我觉得不胜其脏。且当时讨厌这口味,更觉得大人整这玩艺儿简直莫名所以。可是面对素来严厉的母亲,怨气只敢藏在心里。做多了,也多少摸索出点小诀窍。拿起一枚,先在院子里的花坛上小心翼翼地敲击几下,关键得拿捏住力道——太轻了只碎泥不裂壳,太猛了又难免伤及“无辜“碎了蛋。得既使上几分劲儿,同时又拿着几分劲儿,才能让黄泥和裹住的青壳齐齐裂开,而且几道缝恰到好处,去泥剥壳一气呵成,用没怎么被沾污的手,取出一个完整的、隐隐透着雾松状花纹的椭圆蛋——此刻有几分成就感了。而顾名思“色”,我心里其实总藏着一个谜团,难道《红楼梦》里袭人借给宝玉的松花色汗巾子是皮蛋颜色?想“花气袭人是酒香”的不过二八芳龄,如何会爱这玄色风格?再有洗芹菜也是苦事一桩。按照扬州人的习俗,有几样菜是年夜饭里“必须的”,其中之一就是号称“路路通”的芹菜。春节前买来,至少结结实实又长又密的一捆,散开麻绳,浸在平素用来洗衣服的大大的铝制水盆里。腊月天冰凌凌,那些年似乎谁也不会娇气地戴上乳胶手套(应该市场上也不多见),完全就是“冬日裸泳”一次次地把手浸没在刺骨的冷水里,一根根、一遍遍地清洗。而且少年的我们,憧憬的都是鸡鸭鱼肉此等“厚味”,对人间清味着实毫无感觉,要花这番功夫更觉冤枉不已。此刻想起来,扬州过年蒸包子、做烧饼,宜兴过年蒸团子、做乌米饭,那些才是最精彩的“年味儿”。小孩子们当年没心没肺,从来没想过要去看一看完整的制作过程,如今怕是难有家常手作,也就更没有观摩机会了。

接着想,不免想起了我的爷爷——人到中年爱回忆,往事瞬间上心头。他是当地小镇上有些小名声的木匠,特色产品就是八仙桌。小时候家里有两张,四四方方,镂刻的花纹并不算很复杂。据说好的木料都给了订制的主顾,留在家里自用的往往是多余的边角料所制,还给我哥和我各做了一把小椅子—我的现如今还在家里的阳台上,卯榫结构,没有钉子,骨肉停匀,小巧精致,40余年不掩芳华。爷爷和奶奶只有爸爸一个儿子,奶奶去世早, 可是爷爷坚持独居,只肯在每年春节前从宜兴来扬州小住。他听不懂扬州话,也不怎么爱遛弯,往往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的陶台旁,或是门檐下的走廊上,晒晒太阳,久久地对着枇杷叶子石榴树凝神,很少说话。我哥哥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因此他俩话略多一些。只记得爷爷有一次给挨了批评的哥哥说:不要气,只要记。他的意思是不要为挨了父母的骂或者受了老师的批评而生气、更不要气恼批评你的人,而是要记住这一次的教训,下次不要再犯。他爱喝点白酒,每次来之前爸爸也总是买好一些准备着。每天午餐和晚餐时候,爷爷小酌几杯,偶尔开颜用宜兴话讲了一个笑话:大概意思就是讲一个人特别爱喝酒,手不离盅。有人既羡慕又眼馋,因此乘他不注意抢了杯子过来仰头一饮而尽,不曾想被辣的又呛又咳,心如火烧,大呼上当!连问:怎么这么难喝?!因此贪杯者笑答:你这才知道我的不容易!酒哪里是好喝的呢!爷爷只说这一次不容易,从来不曾说他做生活的不容易,帮着弟弟妹妹拉扯了三四个小辈的不容易,和奶奶走后、一个人过日子的不容易。他依然几乎默默地坐着,每次喝了酒就把瓶子靠着墙根儿一溜排着。到了某一天,他就说:我要回家了—因为数数酒瓶,知道已经来了多少天。家里一直藏着一只青花大碗,碗内底部楷书写着“兰青”,这是爷爷的名字。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但是如兰之静,如水之清。

写到这里,有一点想流泪。乡愁是我们在这里,他们已在那里;欲寄无从寄。春风不远,送暖屠苏,一路向西,先到荆溪,再下维扬。

清晨随想,记于香港。

2018年2月8日,腊月廿三。

 

 

 

0
                   0
文章收入时间: 2018-06-07
相关信息
“闲话芯情”— 半导体人自己的舞台 2018-06-07
 
 
SEMI简介 | About SEMI | 联系我们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18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2252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