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请登陆][免费注册]
搜 索

闲话芯情
清明“壶”说
                   0
出自:安琪拉

女儿在南本德,发来雪纷纷的照片,留言朋友圈,"头一遭在南本德过清明 倒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过法"。今年难得回到扬州来,"清明时节雨纷纷",欲饮杯茶聊解枯坐烦闷。老宅不常有人住,翻腾着找不到合用的茶杯,灵机一动,目光转向"陈列柜"里的八把紫砂壶。这些壶从小看到大,早已忽略了他们的存在,既不观赏把玩,更从未想过拿出来供"牛饮"用。此时兴之所至,大呼老爸,哪把可给我一用。



父亲对这些壶均表示不屑,说都不行,转而絮叨起了在上海家中常用的那把洋桶壶"和顾景舟的(造型)一模一样"。顾名思义,其状如桶,圆柱形,上口略小,壶盖若一分为二却又浑然天成的太极图案,铜提梁穿过"牛鼻子",因久经摩挲隐隐泛着岁月流光。整体风格朴素沉静,虽是日用品,却透着大家范儿。为啥名字前面加个"洋"字儿?父亲说似乎看到过资料,当年也许是引进的"舶来品"。即刻百度,却是恰好相反:此壶曾经风靡一时,大量销往南洋东洋,并在那里愈发嵌金包铜,洋气起来了。我宁可相信,大方柔和,抱朴守静,内可家用,外能交往,本来就是我们文化传统的一部分。而爱此壶用此壶的女儿现如今正远在美国留洋去了。

此壶何来?我的爷爷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木匠师傅,也曾收了不少本乡徒弟。有个徒弟的姐夫是丁蜀镇有名的烧窑大师傅,酷爱拉京胡。据说有次来爷爷家盘桓了半月,只为和戏友们泡在一起尽聚会切磋之乐。回去后为了感谢爷爷提供食宿之便,特地自己烧窑、订制了此壶,刻上爷爷的名字"兰青",再托人从丁蜀镇送到新庄圩交给他。这一段故事听来,仿佛李白踏歌汪伦行的画面翩然而至,颇有些古风雅意。父亲说,按照制壶习俗,在壶底壶身和壶盖/钮都会有制作者的印章。而这把壶生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因此只在壶底印上了"中国宜兴",制壶师傅的名号,也就不得而知了。



言者不免唏嘘,听者意犹未尽。这里的八把壶,其实也各有故事。父亲在用的竹节壶,壶钮壶嘴壶把都做成竹节形状,镌刻竹叶三两枝,清风明月,跃然脑海。壶身正面刻着两行字:"奖给劳动模范陈中其",落款是"江苏省轻工业厅产业工会,1988.5"。三十岁的壶,在我家只能算妙龄。



我打量一番,挑出来一把比竹节壶略小的,壶身不高,奇怪的是壶口很广,大于壶底,迥异一般设计。上书"永乐",落款"丙寅春月 叶(?)生刻"。据父亲回忆,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在丁山紫砂厂的门市部买来的壶。他说自己不懂不会挑,正因为觉得壶口造型有几分"怪",就胡乱选了买回家。查下来丙寅可对应1986年,对了。急着拍下照片问我家的青年工艺大师,方知此壶名"汉瓦",怪道我一见之下,总联想起"天圆地方"设计的上海博物馆来!不禁有几分自鸣得意,"打酱油"欣赏也需有些许儿天马行空的"灵气"!

母亲听我俩说的热闹,也凑了过来。她拿着的可不是壶,是一双千针百纳的蚌壳布鞋。今天陡然降温,临时回乡的我们猝不及防。好在老宅里"压箱底"的旧物不少,妈妈竟然翻腾出来她的母亲、我的外婆亲手缝制的"千层底"布鞋给我穿。鞋底布必须是白色的,来自于各种穿旧了再也不能利用的白衬衫、白床单。洗净后,薄薄的一层,铺平了,刷上糨子;再铺一层、再刷一遍。层层叠叠密密缝,千针万线"桂花针"。鞋帮要买高质量的黑色布头。简洁的"黑白配",比我网购的"内联升"秀气素雅何止三分!我大呼:这么美,带回上海去!



正是:维扬城雨潇潇,南本德雪纷纷。听父母说昔时,与儿孙论先人。沐春风笑桃李,览旧物尽温情。以此聊记戊戌清明。

 

 

0
                   0
文章收入时间: 2018-06-12
相关信息
“闲话芯情”— 半导体人自己的舞台 2018-06-07
 
 
SEMI简介 | About SEMI | 联系我们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18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2252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