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请登陆][免费注册]
搜 索

闲话芯情
春风沉醉,樱语江南
出自:安琪拉

三月繁花季节。深桃浅粉相映红,鹅黄柳绿竞争荣,而游人争道,一时无两,非属樱花不可。樱之盛,在顾村、在太湖;在楼前路旁,在大学公园,更在朋友圈。

机缘巧合,3月中连去了两次顾村公园。虽然为时略早,樱花大道上已有些次第开放。我信口说“早樱”,被纠正说早樱已过,花期当时,然未到极盛。所见重瓣居多,色近桃红,这里的樱花树比一人稍高,惟树冠甚巨,枝干向四面八方伸出去,花朵儿繁繁复复,重重叠叠,累累坠挂,果然是“千朵万朵压枝低”。树下留连的爱花者已然不少,人声喧闹,花事似乎也被衬托得热闹了几分。
 


约两周后,在无锡高新区管委会楼前,不期而遇两大株素樱(据说学名叫作染井吉野),花树既高且大,花朵儿密密匝匝,层层叠叠,仿佛升腾起来的雾岚,又似倒悬而泻的一川瀑布,让人陶然欲醉,徘徊复徘徊。牵过一枝细看,单层五瓣,大体素白,洁比梨花,皎胜海棠;只花瓣顶部沁出淡淡水粉,宛如胭脂一点,晕染十分娇柔。总是一二十朵拥作一处,团团簇簇,仿佛大观园里的青春女儿聚作了一处,和羞不掩怒放,天真风流姿态。黛玉的“唐多令”,当属樱花才是。



  周末在家,沿四平路步行去同济大学。入校门跟着涌动的人流,不觉止步,抬望眼一曲歌直上心头:我是一片云,天空是我家;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阳下;我是一片云,自在又潇洒;身随魂梦飞,它来去无牵挂......连绵樱花道,摩肩接踵行。皤然老者须眉尽白,正悠然地拉着手风琴,嘴唇翕张,微微吟唱。忽如一阵春风至,万千咿呀呼欲狂。
 




四月初,无锡朋友急报:鼋头渚樱花盛极,等不得也!夜景虽华,流光泻影,或紫或粉。然灯光总显人造,未知樱花素颜。次晨6时许(最高峰5:30开园),迎晨曦朝霞,第一站到了赏樱台。我们如刘姥姥入大观园,在此已不禁惊呼连连。周遭的樱花树,高大绵延,如广阔而温柔的花之海,虽无惊涛,却有层层叠叠、接踵而至的粉色波峦。台有三层,拾级而上。面对美景,我们举起手机相机,煞有介事,却发现自己不得不辜负——此情此景难描画,亦梦亦幻何自知。友人不由感叹,而今方知,大美于前,取景固难!遥望樱花丛林中掩映的楼阁,不知是这里效法东瀛,还是和风源自震泽?



将镜头聚焦飞檐上的铃铛,是我一贯的爱好。逆光,铁黝黝的黑,是岁月本来的样子。树上系着若干的风铃,紫的、粉的、黄的、红的,风过也,摇曳飘荡,有声若无......惜春怕春归,流连不忍辞!



前行至“太湖佳绝处”。粉墙小筑照壁,掩风流无数。几丛樱华出墙,引得赏花人纷纷加快了脚步。穿过洞门,别有洞天。长春桥果然不负盛名,是鼋头渚樱花大赏的鼎盛之地。花树连绵樱粉一色,湖水平阔水天相接。时而嘤咛风动,枝颤花摇,花瓣儿如粉蝶扑簌簌飘飞回旋,再轻悠悠栖息在如镜湖面。星星点点,泛镜湖微微涟漪;一阵阵、一层层,多了、厚了,如悬云堆雪,是绵密的牵念,是最多情的樱雨江南。远远的石桥下,躲着一只乌篷船,仿佛沉默的少年,只悄悄地、悄悄地看这花事繁盛,在朴实的心田里,注入了清亮亮的喜欢。边城的翠翠,若置身在江南,梦里的虎耳草,一定幻作这春风十里、千顷太湖畔的云梦樱花了吧?
 

 

 

 


长春桥畔樱雨,藕花深处眉绿。据说她先开花,后出叶。当青绿色的嫩叶透出来,就意味着花事渐阑,也是告别的花语。来也汹汹,去也纷纷,因将去而愈惜,樱花从来都是最好的例证。

芳菲正好,鸢飞径逐云去;心清景明,杯酒心头点滴。是为小记。

(安琪拉,写于2019年4月7日)
 

 

 

0
文章收入时间: 2019-04-08
 
 
SEMI简介 | About SEMI | 联系我们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18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2252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