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请登陆][免费注册]
搜 索

闲话芯情
Mix,透过时间的罅隙
出自:安琪拉

变革的时代,人人争说AI (尽管没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比如我),996和007名正言顺地成了主流生活的代名词。被取代的焦虑,被非主流的恐慌,令“闲”之一字,如“偷”般心虚力怯。

周五写不完的材料,周六上午继续冥思苦想。到了中午,索性搁笔,正视奋笔疾书也无法如愿完成的现实。不如应和小友的呼吁,去看一场越剧电影《西厢记》。上海影城衡山店,梧桐树,酒吧街,西区范儿。前厅里相对设立了两个小小的展区,分别陈列着《玉卿嫂》和《双飞翼》的剧照和戏服。月白衫裤,青瓷滚边,孤灯一盏绣花鞋,玉卿嫂殷殷的照顾和庆生苍白的双颊仿佛呼之欲出。翠绿坎肩,蝶飞帽翅,是西窗烛影,或碧海青天,不得而知。





 
新编剧的创作,从来都是一个难题。老观众大多爱老戏,经典剧目经典唱段深入人心。即使是取自历史题材的新编剧如“虞姬”、“甄嬛”,总令我觉得有点儿“水土不服”:情节生硬,唱词过白,唱戏如歌。但只传承不创作,显然也难以为继。在矛盾中求生存和发展,不止艺术和技术,恐怕世间人和事,大抵都如此。《西厢记》是老戏——在《红楼梦》里就有“读西厢”一折,宝哥哥一时情热,不由就自比了“多愁多病身”,却即刻令“倾国倾城貌”的林妹妹下不来台,又羞又恼。是真恼假恼,或不得不恼,林妹妹彼时性情,恐怕与短简处方、暗渡西厢的莺莺小姐也有得一比(时尚用语当为“一拼”,然我实不喜之)——其中最精彩的,我认为仍然是“琴心”一折。袁派传人方亚芬饰莺莺小姐,扮相清丽大方,嗓音温婉清甜,加之唱词本身雅致雍容,三者融合,佳妙之极。观众席中,不由失声大叫,“好”!

走出电影院,附近转转,迎面就撞上了“衡山和集”。书店的门脸很小,里面窄窄的过道,竖着一排排直到天花板的书架。一瞥之下,书的品类不少,尤其历史类书籍洋洋可谓小观,颇为显眼。格利高里•派克戴着眼镜,与《罗马假日》里的倜傥风流迥然不同。绕过两派书架,有一个小小的书籍展示区,上方悬挂着的海报上大书:“MIXMIXMIX 所有内心的理想,在一起”。不远处的收银台前,碟片们默然挨挤着,是大卫•鲍伊和披头士们。
 




光阴正好,闲暇真好。

附记:观影时我忍不住摸出手机拍照,被小友“嘘”一声警告,谓我当遵观影礼仪,不得以此影响他人,并于此后洋洋洒洒,以英文大书“social manner”一文,亦属此行mix life所得教益之一。

(安琪拉,2019年9月1日星期日)

 

 

0
文章收入时间: 2019-09-02
 
 
SEMI简介 | About SEMI | 联系我们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20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2252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