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请登陆][免费注册]
搜 索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LED新闻
日本最大植物工厂关闭,中国LED企业机会来了?
                   0
出自:广东LED

2016年12月底,运营了2年多的日本神奈川县“横须贺东芝无尘室农场”悄然走到了尽头。在今年10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东芝曾表示:“关闭植物工厂的同时也将停止生产和销售生菜等蔬菜。”

与东芝黯然关闭植物工厂不同的是,2017年伊始,金沙江资本高调宣布进军现代农业产业,携手国际顶尖植物工厂品牌AeroFarms布局中国市场,牵头引进世界最领先的植物工厂技术在中国扩产,包括香港、澳门、台湾地区;而三安光电则宣布其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一起打造的中科三安植物工厂第二栋将于今年3月底投入使用,还将新增5万平方米的种植面积。

植物工厂,是露天金矿,还是正在开始破灭的泡沫?看起来高大上的植物工厂为什么在日本陷入了困境?这对中国LED企业来说,是机会,还是教训?

植物工厂,是金矿还是泡沫?

关于植物工厂的发展前景,业内已有共识:随着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城市人口增加、蔬菜供应增大,而土地资源不断减少,传统的农业生产引发的环境负担不断增加;为追求产品而在蔬菜种植中使用农药和防虫剂,蔬菜污染忧虑增加;而植物工厂利用LED照明、气栽法和气候控制等最新技术,使植物无需阳光、土壤以及农药就可以茁壮成长。它拥有以下几个特点:如生产计划性强,适宜在非可耕地上生产,不受或很少受耕地的限制;不受外界环境影响、单位面积产量高,可达到露地栽培的30-40倍;其机械化、自动化程度高,劳动强度低;不施用农药,产品安全无污染;多层式、立体栽培,资源(土地、水等)利用率高。因此,植物工厂被普遍认为是未来解决资源紧缺、新生代劳动力不足、食物需求不断上升等问题的重要途径,也是未来航天工程、月球和其他星球探索过程中实现食物自给的重要手段,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重视。

据悉,仅植物工厂化育苗产业一项就为LED光源提供了巨大的消费市场,如果在植物工厂化育苗中采用LED替代传统电光源,其一次性总市场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市场研究公司NavigantResearch相关报告亦指出,LED预计最早将在2017年占据植物照明市场50%的市场份额销售。

这也使得众多LED企业趋之若鹜,国际大厂飞利浦、欧司朗、三菱、GE、西门子,其中飞利浦推出“灯光食谱”;台厂亿光也早有涉足,而随着台湾农金风潮的兴起,有报道称“台湾科技大厂鸿海、台达电、金仁宝集团、欣兴电子及老牌的大同集团也都跨行种起菜来了”;大陆厂商方面,鸿利光电一直在进行相关产品的研发,中德光电也致力研究植物灯,其种植效果得到客户一致认可;三安集团与中科院植物所联合共建LED植物工厂落户安溪,预计5年后产值达80亿元。

金沙江资本也非常看好未来国内现代农业的发展前景,于 2013 年在美国早期投资了极具发展潜力的 AeroeroeroFarmsarms 公司,目前仍为该公司单一大股东,并已获得AeroFarms 大中华区独家技术授权,引进全球最领先的植物工厂技术,结合金沙江在中国积累的产业资源,携手发展中国现代农业。预计第一期植物工厂将在北京、广州、深圳、杭州等地区建造第一期10个全尺寸植物工厂。

尽管如此,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植物工厂似乎并未达到预期——业内人士称,即使在自动化种植技术领先的日本,植物工厂也有大约70%是不盈利的。这也让植物工厂泡沫说甚嚣尘上。

日本植物工厂覆辙,中国是否重蹈?

有关媒体根据日本设施园艺协会的一项调查发现,截至2015年3月,日本国内的“人工光利用型”、“太阳光、人工光并用型”以及“太阳光利用型”的植物工厂一共有400多座。其中,42%的经营者处于亏损状态,收支持平的经营者为33%,只有25%的经营者能够盈利。而2016年10月松下公司的相关技术人员就介绍,目前日本的植物工厂有大约70%无法实现盈利,他个人甚至认为,这一数字应该接近90%。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日本部分业内人士的认同。如果不是靠政府补贴,很多植物工厂的经营者恐怕早已被淘汰出局。鉴于日本被认为是植物工厂技术的领导者之一,可想而知,在世界其他地区的植物工厂也是在政府的帮助下才得以生存的。

为什么难以盈利?据业者解释,除家用外,植物工厂一般有两种获利途径,一是叶菜类的大量量产,如小白菜、青江菜、莴苣等十字花科植物;二是种植难度高的人参、牛樟芝、金线莲、冰花等高经济价值作物,透过特定的LED频谱和管控系统,就能培育生长条件较苛的季节性作物。对于第一种获利途径,由于目前植物工厂生产出来的蔬菜并没有成为高品质的商品,与露天蔬菜在口感和味道方面的区别并不大,但价格不敌露天栽培的蔬菜,而且初期必须投资大量设备成本,其高昂的成本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的推广,因此获利始终难以突破。也有相关专家表示,目前依靠植物照明无土栽培所产出的作物在健康和安全上是否存在问题依然没有定论。

当然,眼下仍然是示范展示性和研究性植物工厂居多,商业化运行的植物工厂较少,这种70%的亏损现象自然还未出现,但运营成本高、盈利难也是每一家企业进军植物工厂所面临的首要问题。

植物工厂如何才能活下来?

运营成本高、盈利难,植物工厂如何才能活下去?中国农科院博士、辽宁工业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农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旭认为,找对商业模式至关重要,“植物工厂首先应该做到拒绝高大上,在匹配、适度、规模上下工夫,不应该无休止的追求科技制高点,不要拿来主义,差异化适度管理才能最大化降低成本,使利润达到最大化;从种植品类来说,可以采用不与大宗农产品竞争,需要发挥的是其特征优势,针对的是都市现代农业中服务都市特意化、高附加值、差异化的特需农业产品做文章。”他表示,植物工厂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利用生物科学、建筑工程、环境控制、机械传导、材料科学、设施园艺、计算机等等一系列复杂的高科技把植物工厂造出来,这没意义,最重要的是能够让它活下去。植物工厂商业模式的关键点就是度,过则溢,浅则缺,适度才能生存、互补才能发展。怎么使共同体参数,包括投入、产出、运营的成本与效益达成一个正比,使植物工厂真正有存在的价值,才是商业模式唯一的发展前景。

据悉,植物工厂的市场机会可以分为两类:一是植物工厂设备销售与建置,另一个是植物工厂生产的蔬果作物销售产值。目前包括日本、台湾在内的全球企业在商业模式上进行了大量的探索。而他们的这些探索,或许对于中国企业发展植物工厂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1.给特色餐厅等提供小型的植物工厂柜。农场与超市结合、农场与商场结合、农场与餐厅结合、农场与写字楼结合……前厂后店,像面包房,新不新鲜,一切眼见为实。

2、在家庭中推行微型植物生产设备:不仅可以绿化空间,增加室内含氧量,有效吸收室内有害气体,调节空气湿度,还可以体会家庭耕种的乐趣,而且还能天天吃上有机菜。

3、为特殊人群提供食材:即植物工厂针对特殊人群,通过调控光谱及营养胁迫等方法,开发功能性蔬菜,以满足不同人群的营养摄入需求。

4、用植物工厂的方式大批量生产种苗:植物工厂从生产功能上来分,可分为植物种苗工厂和商品菜、果、花植物工厂,还有一部分大田作物、食用菌等。通常,蔬菜等以地产地消为原则,而种苗及药用植物等附加值较高,还可出口。

5、种植具有特殊风味的香料作物等等:相比常规品种生菜、菜心等,香料作物与具特殊风味的高单价作物较为稀缺,产品的经济附加值较高,不少企业开始尝试种植。

6、科普培训、旅游观光、休闲体验:另一种市场化的探索则是将植物工厂打造成为集生产、科普、旅游、休闲于一体的基地。植物工厂本身在生产蔬菜的同时,可以开发成为旅游资源。 

 

0
                   0
文章收入时间: 2017-03-20
 
SEMI简介 | About SEMI | 联系我们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上海集成电路协会 | 中国电子报 | 赛迪网半导体 | 电子产品世界 | 中电网 | 中国电子材料网
Copyright © 2017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2252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