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请登陆][免费注册]
搜 索

业绩遭遇滑铁卢 金莱特多元化布局成负担
                   0
出自:中国经营报

国内备用照明灯出口领跑者广东金莱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莱特”)同比下滑逾八成的业绩引起业界关注的同时也招致深交所的问询。

据金莱特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70亿元,同比增长9.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58.54万元,同比下降84.58%。而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0.46%及4.45%。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梁惠玲称,主要系公司为争夺市场份额调整产品策略,降低产品毛利及处置子公司所带来的投资损失。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业绩断崖式下跌背后实为公司核心竞争力尚未显现。

相较于业绩而言,金莱特挥之不去的家族色彩也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家族控股有别于家族管理,但金莱特家族绝对控股的股权结构或多或少会让外部拟进入资本有所顾虑。而梁惠玲向记者表示,去家族化是公司管理层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在时机成熟之际,公司会不遗余力地推进该方面的改革。

以价换量致业绩变脸

据悉,可充电备用照明灯具、可充电交直流两用风扇一度贡献金莱特营业收入的99%。可充电备用照明灯具生产量、销售量分别较2015年增加61.14%、25.72%。相比之下,可充电交直流两用风扇的生产量、销售量则分别同比下滑2.78%、11.65%。

“公司调整了销售策略,加大可充电备用照明灯具的销售力度以抢占市场。” 梁惠玲解释称,受出口疲软等因素制约,附加值较高的风扇2016年反倒不如附加值较低的灯具受市场青睐,因此公司在产品销售结构上进行了调整。

然而,在广东南网能源光亚照明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刘俊看来,除了外部市场因素外,以价换量销售策略的实施系金莱特业绩下滑的主要推手。

“光源、电源、塑料、辅料等原材料价格2016年呈上涨之势,产品生产成本也水涨船高;同时,金莱特主营的可充电备用照明灯具主要用于垂直细分市场,依赖经销商渠道。为抢占市场,批发价会有所下调。”刘俊表示,上游的原料商和下游的经销商的上下夹击致使金莱特采用薄利多销的方式来提振业绩。

记者在走访广州南天灯饰城之际,有经营照明店铺近十年的刘先生等数位店主介绍称,得益于人口、资金、物流等多方优势,珠三角灯饰照明一度占据全国市场总量的七成左右。其中,金莱特所处的江门和中山、深圳乃珠三角灯饰照明腹地。

“金莱特主营的成品灯具属于照明下游应用行业,资金、技术门槛要低于上游的芯片、封装。这类制造型企业普遍规模较小,忽视产品的技术研发和工艺改进,而依赖于低层次的价格战。”刘先生向记者介绍道,经销商和代理商在与成品照明厂商的斡旋中通常也握有较大话语权。为了争取渠道资源丰富的区域经销商代理自身产品,成品灯具厂商通常会在批发价格上做适度妥协。

梁惠玲也证实,出于稳住客户的考虑,包含灯具在内的五大类产品单价在2016年均有所微调,产品整体毛利率同比下滑3.08%。据2016年年报显示,毛利下降直接导致当期净利润减少约 2355 万元,为上期净利润的 55%。

值得一提的是,在净利润下滑的背景下,金莱特2016年的研发投入金额却同比增长10.64%达2663.79万元。“金莱特比较注重自主研发,在备用照明灯这样的垂直细分领域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分析师王飞表示。

据了解,无论是金莱特销往海外的产品还是委托各级代理商代理的国内产品,研发、设计环节均由公司主导和把控。梁惠玲表示,“成为技术驱动型的企业一直是公司的目标。”

然而,LED 备用照明标准体系,产品的检测标准、安全标准、性能标准和能效标准等仍处于制定阶段,针对不同备用 LED 照明产品节能认证工作尚未全面开展。

“行业标准的不完善给相关企业在产品质量控制、产品原料选择、知识产权保护等企业合法权益的维护方面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山西证券刘姓分析师指出,金莱特所投入的技术研发在当前背景下获得的溢价空间有限,尚难以构筑竞争性壁垒。迫于竞争压力,顺应行业大势动用价格手段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层变动背后的股权集中

对外多元化投资失策,被认为是金莱特业绩下滑的又一推手。

其中,对浙江安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安备”)的投资前后历时仅一年左右就以剥离收场。据梁惠玲介绍,浙江安备仅做了小批量试产,尚未正式接单。浙江安备的投资对金莱特造成了846万元的资产处置损失,相当于上期净利润的 19.82%。

而公司前董事长田畴的逝世正是该笔投资失败的导火索之一。“田总去世后,浙江安备的另一位股东甘峰不愿意再继续投资,因此公司也决定停止投资。”梁惠玲表示,将浙江安备51%的股权转让也是出于优化公司架构,集中资源发展主业的考虑。

据悉,田畴此前直接持有金莱特57.66%的股份。其中一半股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在其逝世后被直接予以妻子蒋小荣。另外一半股份则作为田畴的个人遗产,由蒋小荣、田畴的三位子女以及田畴的母亲余运秀等法定继承人继承。后经几番人事微调,曾于2014年离职的蒋小荣的哥哥蒋光勇也再度回归并正式掌舵金莱特。

据2016年年报显示,蒋小荣、蒋光勇、蒋小荣与田畴的三位子女、余运秀作为前六大股东,合计持有金莱特67.06%的股权。同时,持有金莱特2.89%股权的第七大股东江门市向日葵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蒋小荣。这种绝对控股的局面并未因田畴的逝世而有所松动,反倒让金莱特充斥着浓郁的家族色彩。

然而, 家族企业并非现代公司治理体系的对立面。基于亲缘或者血缘关系的家族一致行动人具有决策效率高、沟通成本低、凝聚力强等先天优势,清华大学公司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宁向东坦言,“这类企业的委托代理成本更低。摒弃家族成员间的离心力而发挥向心力,家族的天然纽带可以较好地助力企业发展。”

梁惠玲也向记者强调,公司日常的生产经营或重大事项均由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等讨论确定。尽管是家族企业,但是公司运营均基于现代公司治理体系的框架内。

虽然不少上市后的家族企业已部分或者全部摆脱了封闭、排外、保守等痼疾,但中国社科院微观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剧锦文等数位人士均向记者表示,“家族利益与公司目标的不一致、对外部力量的‘低信任度’等一直是家族企业的雷区。家族成员绝对控股的局面或多或少会让外部拟进入资本有所顾虑。”而梁惠玲也坦言,“股权集中的问题也是公司管理层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家族企业可以通过发行股票,丰富公司股权结构;或者是引进外部债权人等方式来逐步弱化家族色彩。而拟进入家族企业的外部资本则可以通过在公司章程中设立特别条款来保障自身权益;或者是在股东大会等层面引进累积投票制等来防范企业经营管理和决策受控于家族人士的风险。”剧锦文直言,家族企业向现代公司治理体系转变是自然衰减和逐渐演化的递进过程,非一蹴而就。

“公司管理层也意识到家族成员的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前提是企业发展壮大。” 梁惠玲表示,去家族化需要综合考虑公司的资金量、企业未来的发展空间、管理层的意愿等,时机成熟的时候,金莱特会积极推进。 

 

0
                   0
文章收入时间: 2017-04-18
 
SEMI简介 | About SEMI | 联系我们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上海集成电路协会 | 中国电子报 | 赛迪网半导体 | 电子产品世界 | 中电网 | 中国电子材料网
Copyright © 2017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602252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